联系我们
我们仔猪基地,繁殖性能及胴体品质好,适应性和抗病力强,是大中型养殖场饲养的最佳选择,我们提供的二元,三元长白猪,大约克等仔猪远销全国各地,受客户的好评,仔猪就来找我们山东!

电话/微信:

15163936605

可怕的一家人,养猪是帮你销毁尸体的工具吗?

文章来源:山东仔猪购销处 更新时间:2017-05-11 浏览次数:314次
       养猪的目的是什么?说到这个问题,大家第一想到的当然是卖钱啊,几乎人人都知道的道理,然而有那么一家人可怕的一家人,养猪却是为了帮他们吃掉小孩子的尸体,真是太恐怖的一家人了。在生命的最后几个月,他被亲生父亲和继母虐待、打骂、侮辱,生活在无助的地狱中。死后,两个家长把他的尸体喂了仔猪

Adrian死了,这个外婆眼中“笑起来整个房间都亮了”的男孩,留在世上的只剩一小袋尸骨。在生命的最后几个月,他被亲生父亲和继母虐待、打骂、侮辱,生活在无助的地狱中。死后,两个家长把他的尸体喂了猪。

美国幼童被亲生父亲和继母虐待致死遗体被丢弃喂猪

被虐致死的那一年,Adrian才7岁。小男孩有双大眼睛,从小时候的照片能看出,他额头饱满,脸颊有一点婴儿肥,笑起来很甜。

外婆说他懂事又可爱,是个健康的男孩,“笑起来房间都亮了。”

2015年11月,警察在Adrian父亲Micheal家,发现一小袋尸骨,通过DNA检验,确认袋子里装的是Adrian。

通过调查,警方获取了大量图片、视频,这些文件记录下Adrian被虐待的事实。

虐待9个月,死后尸体喂猪

“看过那些照片后,我几个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。”Micheal一家的房东说,她发现了Adrian被虐的证据,并将图片、视频交给警察。

图片一帧一帧过,Adrian从一个快乐、健康的男孩,日渐消瘦,精神萎靡,最后死亡。

开始,Adrian被要求双手举高,在空地上站几个小时。虐待升级,Adrian被捂住眼睛,绑在桌子上。到后来,一段视频显示,Adrian双手被铐住,他伸长了嘴,想要够到碗里的食物,继母出现在镜头中,把碗拿走,鞭打了他。

生命最后的日子,Adrian在堪萨斯的冬天里,被亲生父亲和继母铐住四肢,扔到游泳池中,只露出一个小脑袋。



在空地上,用嘴叼食物吃。



鞭打、电击,还用绷带将菜板绑在Adrian的胸前后背。



小Adrian不堪虐待死去,但即便是死去,他都没能得到一丝尊重。美国警方透露,Adrian死后,父亲和继母任其尸体腐烂,直到忍受不了腐尸味,两人把Adrian的尸体拿去喂猪。



Adrian家的猪圈

房东的电脑桌面上,存下了Adrian被虐的证据,文件夹名字叫“可怕的一家人”。

“想想那孩子的尖叫吧”

5月8日,Adrian的父亲Micheal和继母Heather被判25年监禁。

两人照顾着家里的六个女儿,唯独对Adrian施以虐待,《每日邮报》称,在这个邪恶父亲的脸上,你看不到任何表情。甚至早在3月,他曾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,企图开脱第一责任人的罪名。



Adrian的亲生父亲和继母

“想想那孩子的尖叫吧。”案件侦探说,在法庭上,他愤怒地痛诉:“Micheal告诉我,Adrian的继母每次要电击他15-20秒。”说完,他停顿了20秒钟,让法庭上的所有人感受20秒时间的长度。

“我在想,孩子有多少次问道:‘外婆在哪里,她什么时候能来接我?’,我太心痛,Adrian到死的那一刻,都认为没有人爱他。”



Adrian的外婆

Adrian死前九个月的那个圣诞节,外婆见了他最后一面,离开的时候,Adrian抱住外婆的腿,“Adrian对我说,他爱我,问我能不能带他走。”当时,外婆承诺Adrian,一定会保证他安全。

孤立无援,求助无门

那之后,Adrian的父亲和继母不再允许外婆来看孩子,外婆Conway曾写信向相关部门求助,但是全部石沉大海。

Adrian一家租住在离堪萨斯城15英里外的一排平房,房东曾前来探访一次,“他们看起来跟普通租户没什么区别。”当时,房东注意到,房子里里外外都有监控镜头,但是没有多想。



事发地:Micheal一家租的房子

Micheal声称儿子在家接受教育,没有送Adrian去学校。视野之外,虐待一直在进行,Adrian与外界隔绝,家对他来说,变成了监狱。



Adrian死前已形销骨立

Adrian的亲生母亲被认为责任缺失,她出席了8日的庭审,并拒绝媒体采访。

房东表示,Adrian的父亲和继母曾计划退掉出租房,前去犹他,在那个地方,他们可以开始新生活,没人知道Adrian的存在。

但是Adrian死后两个月,感恩节那天,继母Heather报警,说丈夫劫持了自己最小的女儿,还想要开枪杀了她。

警察到来后,Heather崩溃了,告诉警察去猪圈里找尸骨,随即二人被警察逮捕。此后,Heather试图把所有罪名推给丈夫。



Adrian半边脸都是血

她在Facebook上写道:是的,我应该对那孩子的死负责,不过我爱他们、照顾他们,那个男人(她的丈夫)在所有房间都装有监控,我逃不出去,无能为力。
   以上内容由山东鸿日购销处提供,想要了解更多关于仔猪,仔猪批发,山东仔猪的相关内容,请到我们的官方网站:     仔猪http://www.zizhuw.cn/